嫌语般的Aiy

叫咸鱼就好【?】其他的也随意♡
emmmmm话废一个√
因为三次没什么时间,一般随心情更文更图???
个人吃西皮还蛮博爱的。
我爱互fo!!!!
慎fo?本人是个ala_(:з」∠)_
基本拒绝一切金左瑞右以及卡雷,谢谢哟~
本人画风多变,像天气一样多变,真的.......

懒到上天的我.....终于憋出了一幅糊糊——

闲得没事套个日常的尬聊话题OTZ

安迷修:“雷狮,我怕。”
雷狮:“你怕啥。”
安迷修:“啥都怕。”
雷狮:“......安迷修你是闲得发慌吧。”

学业繁忙的我回来摸鱼混更了!【啊呸你好意思说你有在学习???】
总之就是很粗糙的啦,大家随意看看就好♡【当然会有小蓝手和小红心我肯定是会非常开心的啦♡】

嗷.......前不久才关注的泡老师,忍不住糊了一下泡老师 @我是一个泡 的万圣狼人安哥_(:з」∠)_
在学校住宿只能是拿本子糊糊希望不要介意?而且貌似把安哥画软了?【土下座(那些黑点点emmmm.....嘿嘿嘿.....【笑容逐渐失德】)
老师的文章超棒的我灰常灰常稀饭嗷嗷嗷嗷*n【像个智障一样在叫【呸
希望更看到老师更多更棒的创作!!!!!
希望老师和看到此图的小伙伴不要介意!我知道我画丑了!OTZ【像个智障一样在说个不停的废话【知道就好←_←

《葬礼》仪式二(各种bug预警各种预警......请自动避雷蟹蟹)

简直是亏本,不是赚钱。
“那不就是咯,什么时候轮到我去做这种事。”希尔德继续用毁形象的姿势躺着。“如果有怨魂呢?”小塔不冷不热突然说。希尔德晃晃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别带着一枚黑底红纹的戒指,都在不同的地方嵌着一颗菱形红晶石。“尽管放心。”
       “你别走啊,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你给我回来!”一个甜腻腻却有些歇斯底里的声音突然在这间咖啡厅响起,逐渐蔓延开来。所有的目光都聚在那个允蝶斓身上,她的眼圈有些红红的,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而先前坐在她前面的那位先生听到她的一声叫喊,愣了一下,更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呜呜呜.....你别走,你等等我!”允蝶斓急忙从座位上腾起,快步紧随着先前离开这里的先生的方向,她看见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她,一种羞愤瞬间在心底爆发,平时被人捧惯的娇蛮大小姐,又怎能吞得下这口气?她眼泪夺眶而出,等着周围的人就是一吼:“看什么看?!还看?!好看吗?!滚!都给我滚!!!”喊完,她这才急匆匆跑出去,妆都花了,裙摆也有些乱,完全就是一狼狈样。众人被她吼的发愣,回过头来都在嘀咕着这个姑娘怎么怎么样。希尔德就这样看完全场,一秒不漏。什么也不说就跑的相亲对象,娇蛮的大小姐憋屈后发脾气,以及看热闹的人群。希尔德一脸不屑,只是莫名有些担心这一次的委托会不会像开黑车一样,被那种委托人开着开着就翻了?她翻了无所谓,主要是翻了钱就没了.....
        想到这,希尔德把一张票子压在咖啡杯子那儿,快步下楼,然后走出去,跟着允蝶斓离开的方向,小塔跃上希尔德的肩膀。希尔德走到旁边的一个小巷,那里有几栋高楼。希尔德一跃而起,接着就贴着高楼一侧的楼壁向楼顶奔去,希尔德在与地面垂直的楼壁上奔跑,就如履平地一般自然,而且速度极快。到达楼顶后,小塔从希尔德肩上跳下,变成稍微大点的狼,这一人一狗就点踩着一座又一座建筑物的顶端前进。希尔德抱怨道:“我的天,他们这不是在谈恋爱,也不是什么恋爱长跑,这简直就是在夺命长跑好吗?!”小塔也是一脸生无可恋:“你说这俩跑得那么快干什么?”“鬼知道!”希尔德踩准地点,从一座高耸背面的建筑顶端跳下,稳稳落到一颗大树干上,小塔也落到希尔德旁边。这里是人数不多的小公园,而先前那个允蝶斓和她的相亲对象也来到这里了。树上的一人一狼心里满满都是woc:你说这恋爱谈着谈着怎么就开始跑了呢?还跑那么快,那么远???而且为什么要挑这种地方???是准备嘿咻嘿咻吗???那我们是不是要做个三好公民避开???
        “阿轩,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能试着喜欢我?”希尔德和小塔问声抬头,开始默默啃狗粮,而那边的允蝶斓就开始了漫长的表白......“和我回去吧?”允蝶斓拉着乔宇轩的手,深情地看着他。乔宇轩却把手抽出来,道了一声:“很抱歉,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允蝶斓有些急了:“没有人可以阻拦我们的,没有人!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我们这样的爱情并不平等,算了吧。”乔宇轩就要转身走人,可就当这时,允蝶斓从包里掏出一颗晶石,用一丝带有威胁的语气道:“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把这个扔到地上,把这附近最强大的怨魂招来,到时候看你怎么办!”书上的人狼二人组双双扶额:大姐,那东西不是可以随便玩的,还有,拿东西的手给我拿好啊喂!只见允蝶斓嘴角一扬,不注意间一松手,那晶石掉落到地上后随即化成碎片,碎片化成一缕紫色的烟,一声巨吼响起。
       “吼————!!!”一只类似猩猩的怨魂出现在允蝶斓和乔宇轩不远处,正往这边赶来。允蝶斓一惊,她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种级别的怨魂!乔宇轩也是眉头一紧皱,按照平常,这种凶灵本来并不麻烦,麻烦的是它力气极大而他没有带武器!乔宇轩急忙道:“蝶斓,你的武器呢?赶紧拿出来!”“诶??我没有,我没有带啊!”允蝶斓有点慌了,她以为乔宇轩怎么也会带的啊,也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这样的意外。根本来不及跑,那猩猩在他们对话期间就跑到他们身旁了,一看猩猩状的怨魂一双大拳头高举过头顶。死定了!允蝶斓被乔宇轩拉着,边跑边口中喃喃地念着什么,一缕一缕的金光凝聚。她和他现在身上有伤又没有武器,除了自卫,他们根本没法做什么。
       “嘭————!!!”那只怨魂头部被一枚子弹击中,“嘭嘭嘭————!!!”又是好几枪。终于,怨魂“轰——”的一声炸开了。允蝶斓和乔宇轩只觉得耳边传来一声炸开的巨响,随后就是一片灼热,他们将双臂举起,护在身前。一股热浪将他们从地上掀起,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摔倒地面上,背后传来柔软的感觉,带他们稍稍远离那个危险的地方。一切又恢复平静,只留下那个怨魂的尸体和纷飞的烟尘和土块。背后的柔软也消失,他们睁开眼,只看到了一个少女,以及一匹英俊的巨狼。“这一趟下来还真是麻烦。”希尔德甩甩右手腕,食指的戒指仿佛闪过一丝红光。接着,右手一甩,中指戒指红光闪现,一副巨大的棺材出现在刚才凶灵的尸体那里,将它吞没得一干二净。希尔德响指一打,棺材紧紧盖上,并且生出许多束缚类的符文,下一瞬间棺材灰飞烟灭,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些许烧焦的灰烬。允蝶斓和乔宇轩顿时有些提防地看着眼前的一人一狼。“你们就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哇,不愧是曙光的骑士。”希尔德看着狼狈的两人,谁又能想到,平时风光异常的曙光圣骑士第十团团长和副团长竟会是今天这幅模样?“希尔德,曙光不是你可以玷污的!”看到棺材,在这个世界上只会想到两种人,一个是守墓一类的人,另一个就是希尔德,允蝶斓自是不会认错的——这个前些日子里险些让自己蒙羞的可恶的家伙!那件事闹得很大,不过多是允蝶斓的问题,乔宇轩当然知道,也知道这个希尔德有多危险。当年竟然同时得罪几大势力,黒与红的粘稠不规则的物体弥漫,和一匹巨狼,一只巨鹰单挑上千万人解救朋友后全身而退。所以希尔德又被他们称为“红眼魔女”或“黑魔女”。
        有人说是因为他们的族人的术法威胁程度较高,但其实并没有得罪过谁,而希尔德当时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族人,才迫不得已得罪了几大势力,从而爆发了那次名为棺材的战争。有人却说希尔德是心里险恶,想要报仇,所以才引发战争,导致当时除了棺材一战外,还有不少的战役。各界说法不一,对希尔德的褒贬不一,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当然也没有谁会特别在意关于希尔德的事情,而是更关注哪个势力在当时怎么怎么样。当时允蝶斓和乔宇轩还是个小副官而已,并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所以相对来说,乔宇轩并不是很讨厌希尔德,但又不能否认她杀过自己不少战友这个事实。
       “很感谢小姐的救命之恩,但是,小姐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乔宇轩本身就是正人君子,礼貌而小心地问着,他这是第一次和希尔德正面对话,并不清楚希尔德的为人,他刚才可是听到好几声枪响的,谁知道这个希尔德会不会说着说着就掏出枪?“哦,这个嘛。”希尔德像平时那样随意扬起下巴指指乔宇轩身后的允蝶斓,“我是她的受托人。”“啊?!”允蝶斓一脸不可思议,“你你你你是我的受托人?!”希尔德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乔宇轩转头问身后的人:“你什么时候去发的委托?”“我,我?哈哈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啦~”允蝶斓明显有些心虚,“团长,个人隐私就算了呗~”乔宇轩明显有些怀疑,但是人家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何况人家还是个女生,就继续对希尔德说:“希尔德小姐,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希尔德一看又要有一大堆麻烦事了,连忙摆手:“别别别,你们的人情我还真欠不起,回头你让那个谁委托金给多点就可以了。”
         “......”乔宇轩没有答应,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拉起允蝶斓一起走了,对希尔德挥挥手。允蝶斓有些不开心,对乔宇轩说道:“团长,为什么我们不把她抓回去啊?”乔宇轩笑道:“她没有欠你什么,人家今天还救了我们的命你知不知道?况且听她说你还是人家的委托人,这受托人死了,有谁还会接你的委托?嗯?现在我们还欠着人家一个人情呢,以后对人家客气点,知道没?”允蝶斓想到了什么,“哼”了一声,然后也就乖乖跟着他走了。
        其实早在允蝶斓手中晶石掉落的那一瞬,树上的一狼一人就冲了出去,小塔就找了地方做好防御措施,而希尔德将手伸到黑白外套下的腰后,带出一对暗底红纹的手枪,并将其上膛,直接对着那只怨灵崩。
         “笨蛋,我可都听到了。”
         希尔德的听力可是相当好的,虽然她也离开了那里,和他们有些距离,但是乔宇轩他们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些没心没肺的她现在竟然笑得挺开心。挺久了,除了从顾卿嘴里听到别人说这种话。“不过现在好累啊.....”话没说完,希尔德就发现通讯仪有一条未读消息:原价十万。委托一,保证恋爱成功,未达成;委托二,保证恋爱过程的安全,达成一半,所以只能获得两万。——允蝶斓。
        希尔德差点没把通讯仪一摔,“哈?!合着你这有钱人把安全看得这么低?!这么不爱护生命???这娇蛮大小姐也是够了啊???劳资辛辛苦苦追着你跑,还费那个劲白用了一口棺材,上好的檀木啊?我还没找你算棺材费呢啊??两万???普通檀木也不只值两万吧???打发乞丐呢这是?!”小塔默默变回手镯,任由希尔德发牢骚,“所以说我到底是为什么接下这破委托,去管这个破闲事啊!”夜幕降临,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而美好。
        可惜啊,某个咖啡店的老板现在一点都不美好,甚至想怼人........




感谢阅读♡

依旧在努力学习着数理化的我.......会不会被老师打死嗷.....【害怕
emmmmm总之又是很丑的摸鱼(?)【算是吧(?)
有各种程度上的ooc......_(:з」∠)_

摸鱼混更_(:з」∠)_

emmmm这是给列表某位小可爱的头像啦。
滤镜拯救世界系列_(:з」∠)_

emmmm字少而且bug多,剧情也特别扯皮,不介意的话就当消磨时间看看吧?

《葬礼》仪式一:
真的是,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叩叩——”一个冷清的街道,一扇沉重的古典木门发出的轻微的响声。
        “啧.....谁啊.....”大门缓缓推开,一个少女睡眼朦胧且极其不爽的看向门外。“希尔德.....阿希你不要总是衣冠不整地就来开门啊.....”“.....你管我。”
确实,这位名叫希尔德的少女,一双镜黑色的眼眸,一头墨色长发乱糟糟的,白色西装衬衫领口开着,黑白格子领带也不好好系,低腰的黑色七分紧身裤腰带不扣,裤链也开着,黑色的细高跟鞋也是一只脚有另一只光着,给人一种特别特别随意的感觉。这让外面这位少年有些怀疑:她是怎么做到的....
        过了片刻,希尔德简单收拾了一下她这间破店,然后给她自己和那位少年泡了一杯咖啡。那个少年有着一头墨蓝色的长发,随意用一根黑绸束在脑后,鼻梁那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一双灰色眼眸的眼神温和似水,穿着假两件的蓝白格子上衣,灰色长裤以及一双黑皮鞋,看起来颇有些文弱书生的感觉。“说吧,又有什么烂摊子。先声明,我不保证我不会掏枪。”希尔德抿了口咖啡,整个人靠在沙发上,翘起腿。“别闹,哪是什么烂摊子。”顾卿也举起被子抿了一口咖啡,一脸苦笑道,“你的咖啡里就不能放点糖?”“嫌苦啊?”希尔德翘着的脚随意地晃着,“嫌苦就放下别喝呀,有的喝还嫌弃。”“我就说几句.....我喝,我喝还不行吗....”可怜顾卿每次来到这里只能硬生生逼着自己喝下这杯苦的不能再苦的浓咖啡....
       “行了,说吧。”希尔德说。顾卿只是淡淡说:“这次是一个女孩子的委托。”“哈?”刚被希尔德喝进嘴的咖啡瞬间喷了出来,顾卿弯下腰躲过,并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绢递过去。“这么无聊?爱谁谁,别找我。”希尔德没好气地接过手绢,很随意地擦嘴,空出的一只手突然掏出一把枪,就要上膛。“钱不少。”顾卿这样甩了一句话,看向希尔德。“......好吧,你说说看。”希尔德将枪瞬间收好。“嘛,其实是轻活啦。”顾卿看着她,“我给你说说情况和你要做的事。”
       顾卿说:“那个委托人不知道哪里来的钱,听协会里的人说是要全部砸进去——只要那个人完成了她的委托。”希尔德一脸毫不在乎地回了一句,“管它钱哪来的,收钱办事。”“嗯,不过嘛.....主要是那个委托内容我就怕你听了就.....”顾卿阴森地看着希尔德。希尔德翻了个白眼道:“......反正到最后还不是得接受。”“委托内容就是保证委托人恋爱成功,以及这个过程中还要保证委托人的安全。”希尔德嘴角好一阵抽搐,说道“.....不是,这什么鬼?有钱人谈个恋爱怎么就是不和正常人一样呢?谈个恋爱还有危险???”顾卿表示同感,但是又接着说:“委托人还特别标注道:‘不管受托人是否在场,都要保护好委托人,否则一分钱都拿不到。’”希尔德一脸生无可恋。“等等,一般都是别人找上我这,你怎么乱给我接,况且我不是挺不受待见的嘛?”顾卿呵呵一笑:“怕你闲的慌。”
        “.....算了,顾卿,我悔约吧。”
        “悔约金你舍得付吗?”
        “......不舍得。”
         “那就对了。”
         希尔德彻底瘫在沙发上,问了一句:“时间地点。”“杉溪路17号的咖啡厅,明天下午三点。还是你一个人去,我没空。”“我还不想你去拖后腿,行了,赶紧走。”顾卿起身走出门外,说声:“走了。”,伴随着古典木门发出沉重的“吱呀——”一声,这个名为葬礼的棺材店里再次恢复原来的漆黑,寂静。希尔德一直用那个姿势躺着,眼神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嘀呤呤,嘀呤呤.....”希尔德翻身,伸手一扒,把通讯仪一把抓起,放在耳旁,用极其慵懒的的声音道:“葬礼。”“啊,希尔德小姐是吗?我是上次委托过您的潘予,我有位朋友有件事想拜托您,不知道您是否愿意?”通讯仪传来对面那个有些奇怪的声音,不过希尔德并不在意,“不是自己找上来的,我只看他的出价。”“他愿意出这个数.....”通讯仪那头说了一个数字。“没空。”希尔德直接回了一句,就把通讯仪丢到一边,在沙发上继续睡觉,不再理会。刚刚接了很莫名的一通委托,现在又要来?她才懒得费那个麻烦劲儿。对于希尔德,完成委托什么的并不算她的主业,当然她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做,更别说主业......其实吧,这就是一家小小的咖啡店,客流量还是有的,不过一般都是晚上开业,员工请假了,希尔德只好自己动手。咖啡付了钱就可以自己拿,所以希尔德一天都可以说是闲着。店里还算是较为整洁的,店面也大,有两层,还有一个地下室。一楼,希尔德的房间只是用一面玻璃墙、窗帘和店面隔开罢了,很大,但是也很乱。店后有一堵墙,另外四个房间就在那。二楼有药库和一大排古文书,而书到处都是。
       但,这里可不止是咖啡店。
        希尔德的睡眠时间极长且并不稳定。今天睡到中午才懒懒散散地从床上爬起来,抓起衣服就胡乱套,出去的话就在外面再加一件黑白的格子长外套。出门后,她左手腕上的那个漆黑的手镯逐渐成一道黑烟,凝聚成原本的模样——一只巨型的狼,但是混有别的血统,极其英俊。它一出现就向希尔德身上亲昵地蹭,希尔德摸摸它,脚尖点地,轻轻一跃跨骑到它背上,看了看怀表说:“走,快要迟到了。”那只巨狼会意地点点头,说道:“坐稳了。”便开始奔向委托的目的地。它跃上屋顶,一个一个地奔跃,地下的人们有的只是感觉到头顶有什么飞过去了,有些人压根就没察觉到。
      希尔德每次坐在小塔身上都感觉非常舒适,也非常有安全感,虽然小塔跑得很快,看起来很危险,但绝对是安全的。
       “欧克,你可以继续休息了。”希尔德给小塔顺顺毛,小塔蹭了蹭希尔德,但却毫无休息的意思,只是化作一道黑烟,在希尔德脚旁变成小小的一只,然后一跃跳上希尔德的肩膀,头埋在希尔德的颈窝懒懒地说:“你总是闷在家里,我都睡累了.....”希尔德:“......还有睡累这一说的?”小塔:“当然有啊,现在我宁愿浪个几天几夜我都懒得再去睡觉,人家是累了才睡,我这是睡了就累。”希尔德:“......你自己不出去玩的。”
      小塔:“我懒。”
      希尔德:“你赢了。”
        “不过,你好端端带什么墨镜。”小塔如同看着白痴一样看着这个人。“谁白痴?”希尔德翻了一个白眼,“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我现在被通缉着诶。”“我觉得反而更可疑。”“你够了。”希尔德真的很想把这只狗甩出去,可这是大街上,不好发作......希尔德推开门进店,是一件欧式风格的咖啡厅,有两层,窗壁上有不少英文书法和一些小装饰,服务台附近还有几个书架。总的来说环境挺不错,很安静,咖啡厅也挺大。希尔德上了第二层,她挑了一个在楼梯口附近,能较清晰看到咖啡厅大部分座位的地方坐下,要了一杯不加任何东西的现磨咖啡,以及一份布丁。给小塔吃。小塔:“希尔德,你什么时候那么无聊了,接下这么一份委托?”小塔在手镯的状态下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说了她几句,希尔德一脸woc地说:“老顾那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初就该发现你的财迷属性......”小塔吃着布丁望着天,“而且你竟然会被坑?第一次嘛。”希尔德胡乱挠着脑后的头发,本来就没多整洁的长发瞬间又乱遭遭的,一脸‘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啊’:“怪我咯,那个时候睡着睡着突然就被人叫醒,脑子根本就不清醒好不好....而且,我并不承认我爱钱。”“贫,你就接着贫吧啊。”小塔表示它要好好享受它的布丁,才懒得理眼前这个人。希尔德:“就是不知道这次委托人是谁,委托任这么无聊。恋爱?还要保证成功?我要行我也用不着会在这里坐着,直接谈恋爱算了。”然后就很没形象地整个人靠在椅子上,双脚高高翘起。小塔“咳咳”两声:“公共场合,形象,形象。”希尔德不以为然:“那是什么东西?”
        “希尔德,委托人貌似来了。”小塔的小眼神瞟了楼下一眼,小耳朵抖动了一下。“啊,是,来了。”希尔德头靠在椅背上,很不在意地回道。她昨天有拿通讯仪和魏倾确认了委托人的外貌。一个金色短发的少女,有着一双湛蓝的猫眼,身材娇小,喜欢穿洛丽塔风格的服饰。反正像个瓷娃娃一样就对了。希尔德自己这样理解,虽然当时觉得这个外貌有点眼熟.....屁咧,特么听着听着还能眼熟?!希尔德当时没多想就把通讯对话挂了,留顾卿一人在风中凌乱。“貌似她的对象来了,希尔德你别躺着了,先来看看呗。”小塔尾巴一晃一晃的,往下看。“.....啧”希尔德从椅子上一个死尸打挺,把墨镜推到额头附近,往下看。希尔德的挑了挑眉:我说怎么听起来有些眼熟....不对,是耳熟,原来是先前那个嚷着要追杀我的那个小丫头啊。小塔:“希尔德,她不是那个允蝶斓吗......”希尔德点点头,然后道:“他俩都是曙光的。正好,省得我到时间就跑还会有些愧疚,不过我也就没愧疚过。管她成不成功,关我什么事?反正我可不是什么月老。”她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噫,你这样真的好嘛?”小塔嚼着布丁,看着希尔德。希尔德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重新把墨镜带好,然后说:“不然我现在下去一人踹一脚,然后充当一回按头小分队?”“你还是算了。”那个画面不要太美,小塔不敢想象。

tbc.

总之就是一些小脑洞?应该是平时看书看电视突发奇想?总之不介意的话就当消磨时间看看吧?